券商FOF热:业绩弱于手机炒股票视频教程大市好于公募 面临内外多重撕扯

氿雾 氿雾 07月07日

券商FOF半年业绩刚刚出炉,数据显内幕知情人买卖股票的规定示,券商FOF业绩要好于公募同类产品。受益业绩增长以及资本市场的回暖,券商发行FOF产品悄然升温。中国基金业协会官网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今年以来有49只券商FOF产品备案成立,而去年全年只发行了68只FOF产品。

对券商FOF产品发行提速的现象,有业内人士向《红周刊》记者表示,在监管层对券商主动管理能力提出要求后,券商将FOF产品作为转型“大资管”方向的“良方”,但目前来看,“券商投研实力并没有因此增加,甚至可以说依然羸弱。只有当突破投资传统资产范围,布局国际金融市场后,券商FOF才能获得较好的发展。”

券商FOF业绩弱于大市 好于公募

来自Wind资讯的数据显示,截至7月3日成立的券商FOF产品共计233只,剔除36只未公布基金契约内容的产品以及30只投资权益类比重小于50%的产品,其余191只可以重点配置权益类资产的FOF产品中,有40只跑赢同期上证指数,占比约为20%;另150余只跑输大盘指数,占比约为80%。比如,国泰君安双子星FOF2期权益类资产投资占比为0~80%,截至7月3日,该产品今年以来的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为-0.7%,同期上证指数上涨16.88%。

如果考虑FOF产品的一个主要功能是平衡市场波动,会配置一定比例的固收产品。那么将233只产品与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进行对比,其中112只跑赢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占比近5成。因此,跑输国债利率“更容易一些”。例如国泰君安君得益二号,该产品权益类资产占比为0~20%,固收、现金等配置比例为0~100%。但截至7月3日,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为3.155%,该产品单位复权净值增长率仅1.48%。

券商FOF的整体成绩似乎并不太出色,但相比公募FOF产品表现要优秀一些。Wind数据显示,截至7月3日有76只公募FOF公布了净值表现,其中跑赢上证指数的仅有2只,占比2.63%,比券商FOF产品整体少了17个百分点;跑赢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的有28只,占比36%,比券商FOF产品整体少了近14个百分点。

对此,华宝证券分析师奕丽萍解释道,公募FOF投资的底层资产多为标准化的公募基金,券商投资的底层资产可以是公募基金,也可以是私募基金或CTA策略基金。“正是因为投资标的范围相对广泛,券商的策略相对更好一些。”

股市暖流刺激券商FOF发行升温

据记者了解,今年券商发行FOF产品十分积极,且多为股票多头和量化策略产品。以招商证券为例,其3月份发行的“招商证券财富配置FOF”,召集了睿远、国富、九坤、拾贝、元盛、思勰等6家私募管理人。《红周刊》记者向招商证券北京东城区销售人员盛希华了解到,“很多投资人奔着睿远基金董事长陈光明和九坤投资总经理王琛来的,我们也只是申请到了小部分份额,集中在第一个号段,后面号段不再有这两家私募了。”5月下旬,招商证券又发行了两只不同投资风格的FOF产品,包括一只量化FOF和一只CTA策略FOF。截至7月3日,上述FOF产品还在募集期,暂时还未成立。

除招商证券外,中信、广发、国泰君安等券商近期都有FOF产品正在发行。据了解,光大证券、国泰君安计划在7~8月份发行多只FOF产品,且数量会高于5~6月份的发行总数。

随着市场越来越热闹,券商也加快了发行产品的节奏。国泰君安销售人员向记者介绍称,2018年年初时公司筹备了几只量化FOF产品,但随着市场步入“漫漫熊途”,产品发行节奏也随之暂停。今年年初市场重新火热后,5月份又将此前搁置的FOF产品重新申报备案。“我们5月份拿到宣传预热稿,6月份就到了产品的募集阶段。”

券商热衷发行FOF产品,而投资者也给予了积极“响应”。盛希华向记者表示,上述以睿远、九坤等私募作为底层资产的FOF产品在放开认购后的一周左右就募集满一个号段。另外,招商证券旗下的“量化多策略FOF”产品由于认购人数较多,在6月17日~6月21日以“量化多策略3号小集合”作为其复刻版本进入持续营销期。21日之后,投资者认购热情依然高涨,因此在6月24日又开放认购一周。同样的,国泰君安日前的一款量化策略FOF也将认购期延长至7月5日。

对此,一位沪上私募FOF负责人向记者解释称,2~3月份时,大盘出现了一轮快速上涨,市场信心有所恢复,而且在大涨中很多私募业绩表现亮眼,例如杭州幻方、北京九坤、杭州瑞天等,基础基金的业绩表现优异,成为促使券商发行FOF的原因之一。盛希华也介绍称,“陈光明等投资人认为,3-4月份时建仓风险不大,因为年初时的上涨主要是对去年估值持续下行的修复,在3000点左右建仓是一个合适的时机。”

券商FOF面临内外多重“撕扯”

不过,看似规模和业绩都在攀升的券商FOF,其实依然面对着诸多不利因素的掣肘。有业内人士向《红周刊》记者表示,有券商资管曾经花重金打造FOF团队,初始募集资金规模超过十亿元,但如今却大幅缩水,团队人员锐减。

对此,有券商FOF总监向记者解释道,“国内券商很多时候是卖方思维,盈利模式以交易佣金和销售费用为主,不具有和投资者利益绑定的要求。例如2018年券商发行的明星私募FOF就是有追逐销售规模的嫌疑,因为只有明星基金经理2017年股票国庆才能吸引资金购买。因此,券商发行的FOF产品一直在追逐风口,在市场上行时发行股票多头策略产品;在市场震荡时偏重固收和CTA策略产品。”

在券商惯性思维作祟这个因素外,他还表示,发展FOF团队还需要考虑费效比。截至7月3日,有近800家券商旗下的FOF产品不足3只,如果配备完备的投研团队显然并不划算。“因此,国内FOF的配置方向仍然没有偏离传统资产,在资产配置上仍然比较缺少国际化视野。今年如果配置黄金、油气、美股等都会获得较好的收益回报。但目前国内的FOF市场并没有实现这样的收益,主要的原股票持有一年以上免征因就在于配置的依然是传统资产。”

除券商自身原因,FOF在操作中走样也是其遇阻的一个重要原因。一位公募FOF研究总监向《红周刊》记者指出,券商的很多FOF产品严格意义上属于MOM,FOF投资的是已经运行的基金,MOM投资的是管理人,比如市场中常见的明星私募FOF,其实采取是MOM形式。“虽然在管理费和操作上面并不具有明显不同,但这侧面反映了券商内部对FOF的研究还不够充分。”

这样的不规范还体现在很多券商FOF产品投资底层资产的比例不足80%。上述公募FOF总监解释称,“2018年我在参加证监会举办的FOF研讨会时,计划对市场中全部FOF进行一次摸排,但最后不得不放弃了,原因是很多券商FOF达不到监管标准(投资底层资产比例占总配置资产的80%)。”

在政策不断推动券商完善主动管理业务,转型为“大资管”时代的综合性服务商的背景下,证监会要求券商FOF在2020年达到公募FOF的运作标准,券商职能也要回归本源。

但宏信证券FOF负责人林绍丰向记者表示,虽然政策鼓励券商发展主动管理业务,但政策同时明确规定,禁止资管产品进行多层嵌套,而因为FOF本身已经含有一层嵌套,再去对接银行或者券商的资管产品很可能违背新规中对多层嵌套的规定。而失去了机构资金,对于FOF规模扩张而言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本文源自《红周刊》

更多精彩资讯,请来金融界网站(www.jrj.com.cn)

相关阅读